首頁 資訊頻道 互聯頻道 智能頻道 網絡 數據頻道 安全頻道 服務器頻道 存儲頻道

全國首張“寬帶電視”牌照姍姍來遲,廣電系能否突出重圍?

2020-02-19 09:15:56 來源 : C114中國通信網

寬帶電視區別于傳統電視的新業態,卻姍姍來遲。

日前,TMT產業觀察家、融合網&呼麥網總編吳純勇在接受C114采訪時表示,“我們如果只是簡單的從字面上理解廣電寬帶電視的話,那對于廣電來說,寬帶電視確實晚了一大步,畢竟傳統的IPTV已經發展了十六七年之久。但我個人卻認為,此次湖北廣電推出的廣電寬帶電視無論是產業升級還是技術革新等層面發生了更大的變化,我們對此應該要有更新的詮釋,未來,廣電如果能夠充分的結合著自身的優勢、緊抓市場變化與用戶需求,一定能通過廣電寬帶電視開拓廣電發展新格局的。”

從現有的信息來看,廣電的寬帶電視與IPTV高度類似,而且與三大電信運營商相比,廣電系的寬帶能力也存在硬傷。未來,寬帶電視如何突圍?

新事物老面孔,寬帶電視有點遲

廣電系的創新總是有點讓人看不懂。在不少人看來,寬帶電視這個“新事物”擁有著老面孔。

近日,湖北廣電董事曾柏林在投資者交流會透露,有關部門與中國廣電早前對各省進行考察評估,最終決定將寬帶電視的經營資格給予湖北廣電先行先試,打造一個廣播電視的業務新模型。目前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僅頒發一張寬帶電視牌照。

曾柏林介紹,寬帶電視是融合直播、權威發布、個性化內容提供的綜合運營資質,目前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僅頒發一張寬帶電視牌照,由中國廣電承擔。寬帶電視的先行先試需要一個團隊來操作,而湖北廣電恰好符合條件獲得了牌照。獲得牌照將使公司業務領域得到拓寬,業務發展也將得到迅猛發展。

曾柏林透露,目前(承接)寬帶電視相關基礎條件已經非常扎實,將在年內將寬帶電視業務模型打造出來,后續由廣電總局和中國廣電驗收認可。

之所以說寬帶電視有點遲是因為,在國家政策紅利、寬帶提速、用戶需求三方共同作用下,IPTV獲得了巨大的發展空間。在IPTV市場快速擴張的局面下,電信運營商的IPTV業務發展可謂順風順水。

工信部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國內IPTV用戶數量2.81億戶。顯然,IPTV已成為中國電視媒體傳播的最為重要的渠道之一,超過有線電視、衛星電視、地面電視、OTTTV等,事實上成為我國最大的電視傳輸平臺。彼時,廣電的視頻點播用戶僅為6698.2萬戶,其中4K點播用戶1610.2萬戶。

本質上,寬帶電視這個“新事物”雖然與現有IPTV非常類似,但也有一定的差異。

據吳純勇介紹,寬帶電視與IPTV兩者之間從內容管理與產業運營這兩方面是有所不同的,“IPTV是分內容管理和產業運營的,其內容集成播控平臺是在廣電系,而其產業運營則是交給三大電信運營商來做。但廣電系旗下的有線電視網絡運營商則沒有這樣的模式,而是集內容播控與產業運營于一身的。這也意味著此次湖北廣電之舉已成為有線電視網絡行業發展的一個里程碑性的事件。”

吳純勇表示,此次廣電的寬帶電視應該是IPTV業務形態的補充,或者說是IPTV的升級版(IPTV+直播)。寬帶電視適合優質的雙向網絡區域,有線電視網絡運營商可以充分利用前期投入的雙向網改存量迅速進行用戶開通,最重要節省了廣電機頂盒(雙向智能機頂盒一般300元-600元之間),提高了市場競爭力能力。

吳純勇認為,廣電的寬帶電視,除了家庭用戶之外,更適合于賓館、酒店等企業級客戶。

如何突圍?應成為業務創新“奇點”

雖然寬帶電視有點“生不逢時”,尚在襁褓期,還未成形,生存空間就受到極大碾壓,這是否意味著寬帶電視注定是個失敗的嘗試?

吳純勇認為,寬帶電視仍有勝算,這就看廣電能否真正讓寬帶電視成為業務創新的“奇點”,拉動其他層面的業務創新。

“廣電系不用糾結于現有所謂的IPTV的發展模式和固網寬帶的發展模式。”吳純勇指出,“有線電視網絡運營商在做好電視直播等公益屬性業務的基礎上,如果在業務(例如,在線教育、在線醫療等)層面和技術層面(例如,5G、融媒體等)能夠多向電信、互聯網、IT等行業學習、借鑒并尋找到新的創新模式,廣電系將借助寬帶電視這種模式,迎來新一輪的發展,從而改變現有的市場表現和市場地位。

在吳純勇看來,有線電視運營商40多年做直播的成功經驗將為此輪變革加碼。

實際上,受疫情影響,在線直播教育著實火了一把。然而不少用戶卻大倒苦水,因為在下載多個APP之后,體驗眾多第三方平臺后,直播的卡頓卻依然難除,最后卻不得不回歸原始的語音教學。這種情況,對于廣電系來說這種情況鮮少出現。

雖然有線電視的用戶一直持續失血,但有線電視運營商在視頻直播方面的優勢和實力眾人也是“心知肚明”的。吳純勇認為,廣電系應該充分結合自身的優勢來進行寬帶有線電視業務的創新,例如直播教育、視頻直播,在線醫療等,只有這樣成功的勝算才能大幅提升。

此外,廣電的寬帶擁有不少壁壘。被廣電寄予厚望的有線寬帶業務雖然有了不少起色,但也是“差強人意”,經歷了漫長的緩慢增長,在2019年6月底,用戶數終于突破4000萬大關,這也僅為中國聯通的固網寬帶用戶數的一半,與中國移動1.8億用戶數相去萬里。

吳純勇認為,“固網的競爭格局特別大,有差距就意味著有上升空間。寬帶電視對現有的廣電系的有線電視運營商來說肯定還是件好事,這就看未來廣電系如何整合各方的資源快速發展。”

廣電自身的寬帶能力從現有各個層面來看硬傷很大,要想撐起來大碼流的,超大規模用戶的同時在線也不太現實。這就需要廣電系從各個層面(政策資源、技術資源)去為有線電視運營商去爭取一些利益。

吳純勇強調,“廣電只有把基礎性能力全打好之后,再結合自身多年成功經驗,圍繞著寬帶電視做一些業務創新,才能真正尋找到應對三大運營商IPTV競爭的突破口。例如,廣電如果此次能夠很好的與5G相結合,充分圍繞著5G產業鏈下的用戶需求進行挖掘與創新,廣電完全可以通過直播、融媒體及其新型的業務形態將三大電信運營商十余億的電信用戶拉回到自身旗下。”

“廣電系可以憑借自身優勢借助著寬帶電視業務脫穎而出,但完全沒有必要為了做寬帶電視而做寬帶電視業務。”吳純勇補充道,“只有把寬帶電視業務作為一個奇點,進行其他層面的業務創新才是成功之道。當然,這也是廣電必須舉全系統之力去做的一件事情。”

吳純勇最后表示,廣電在做寬帶電視業務一定要把控好產業發展節奏,否則,將會適得其反,畢竟,三大電信運營商均有開通寬帶電視的能力,而且依托IP化技術實力,完全可以“秒殺”廣電。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