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頻道 互聯頻道 智能頻道 網絡 數據頻道 安全頻道 服務器頻道 存儲頻道

復工潮下企業百態:喜憂參半,“壞人之策”無可避免

2020-02-19 09:10:59 來源 : 新浪科技

天氣回暖、萬物復蘇,2020年的春天終于來臨了,雖然它到來有點艱難,但寒冬總算在慢慢過去。

2月17日,部分企業在獲批后迎來首批復工潮,高速路上車流多了起來,甚至有些堵車。網友感嘆:以后再也不抱怨堵車了,那才是繁華大道;以后再也不嫌棄人山人海了,那才是國泰民安。聽,車如流水;看,百花盛開。

事實上,過去數周,疫情陰霾下的互聯網行業早就開啟云辦公模式,本周來,滿足復工條件的員工陸續進入辦公樓,雖然特殊時期要遵從嚴格的防控措施,吃飯、休息、交流處處不便,但也在逐步恢復期待已久的工作狀態。

昨天在科技戰疫之員工篇,我們討論了疫情之下復工、待業或者失業的互聯網人。今天,我們將關注點放在那些疫情之下、復工后的企業身上,他們將談到疫情帶來的危機與機遇,以及應對措施。

“樂觀情況下,仍將造成全年收益下降30%左右”

公司:出門問問行業:人工智能

疫情嚴峻,影響總是難免的。

疫情發生以來,社會都在關注中小企業受到的影響。2月11日,工信部在企業復工復產電視電話會議上指出,支持中小企業發展,對于穩定社會預期、緩解社會焦慮具有重要作用,并提到要加大對中小企業的幫扶力度,比如資金支持等政策措施。

“各地政府近期已開始出臺相關措施來降低企業在抗疫期間的經營難度及損失,對企業來說是利好的趨勢。”在談到疫情的影響時,出門問問CEO李志飛表示。

出門問問專注于AI語音交互和AI消費硬件,在疫情中,像這樣涉及消費硬件,以及更多涉及線下業務的公司,依然會面臨諸多難關。

出門問問坦言,疫情帶來的影響,首先是海外業務會面臨新的挑戰,包括產品入關檢查時間和相關財務成本的大幅增加,以及物流效率產生的大量不確定性。目前,公司To C業務營收中有60%來自海外市場,其中大部分集中在頭部發達國家。

在其看來,新國貨進軍海外市場本身已面臨諸多挑戰,包括海外運營商的嚴苛認證流程、本地化服務、品牌影響力以及海外用戶對創新AI技術的消費傾向等,無一不需要大量的資金和研發成本。

好在,此前,出門問問在攻克諸多技術和商業難題中,積累的運營策略、用戶品牌忠誠、創新技術壁壘等優勢,可以保證在此次“戰疫”期間能夠快速執行應對策略,最小化因疫情帶來的發展降速。

其次,根據國家針對疫情出臺的政策,員工工作時間延后,于出門問問而言,以軟硬件研發為主的工作就無法如期取得進展,部分項目交付時間延后。

此外,在一系列疫情造成的影響下,公司營收將不可避免地出現下滑。

“出門問問作為創業公司,目前處于選擇性虧損的運營狀態中,對未知的商業模式仍然保持好奇與探索。在營收壓力方面,出門問問選擇的投資方多為戰略合作伙伴,更看重長線的企業發展規劃。”

據李志飛透露,“以出門問問為例,樂觀情況下疫情在二月份內得到控制,仍將造成全年收益下降30%左右。”

針對后續可能會持續推出的政府決策,李志飛希望能在直接企業人力成本(相應降低五險一金比例)以及直接企業運營成本(補貼商戶辦公租金、調整制造業所得稅)上獲得更多的幫助。

當然,作為技術型公司,疫情帶來的還有機遇。

“行業整體降速的環境下,技術方向的前瞻性和正確性顯得尤為重要。”出門問問方面提到,公司聚焦人工智能語音賽道,在車載、金融、可穿戴設備領域找到了關鍵的剛需應用場景,并持續進行針對性技術創新。

疫情期間,針對當前各級政府、社區面臨電話大量呼入,且防疫人力不足的痛點,出門問問通過疫情防控機器人這樣的智能電調及信息咨詢服務平臺,向轄區政府提供信息傳達、收集、咨詢、數據服務,為決策提供指導參考。

“下決心做壞人,全員3.5折工資5個月”

公司:松鼠AI行業:教育科技

2月15日,乂學教育-松鼠AI的創始人栗浩洋對外表示:“下決心做壞人,全員3.5折工資5個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資,一月統一半折。”疫情過后,這部分工資會緩發并補發。

這是疫情影響下,一家AI教育公司的應對之策。

近期,類似或者更艱難的消息不在少數。栗浩洋在朋友圈提到:比起旅游、西貝和吳海的KTV,松鼠AI在疫情期更是冰與火之歌。

“我們全國2千多家學校仍舊要全員服務,在線學生大增但大部分都是免費,反而增加成本。賬上3.2億現金夠活到年底的,但是為了迎接回暖后市場大爆發的準備才做的這個決定。”

栗浩洋稱,員工會看公司長遠的未來,不是眼前的未來,并表示會有相關的配套措施。

例如同意員工把緩發工資的1/3轉換成期權,同時如果公司達到一定估值的時候,給員工緩發部分工資的翻倍獎勵;

對月薪1萬元以下員工下發最低保底工資,部分高管會拿出個人資金提供給困難員工;

業務部門獎金照發,“業務部門的獎金有很多人拿的比全額的工資還要高”;

如果員工離職的員工,會結算他的工資還會幫其交社保一直到五月份。

根據松鼠AI的回應,松鼠AI正在繼續招聘擴張團隊,向現有員工承諾銷售額達到一定指標或融資到位后,一次性補發工資。“這樣我們現金流仍舊可以不融資活兩年。”

為了生存,栗浩洋提出了上述“壞人之策”。他表示,為了總部近2千人和全國1萬多名員工負責,可能對很多人不公平。但是,總比現在把錢花光,下半年像去年幾家教育獨角獸裁員80%,比韋博欠薪四個月現金流枯竭倒閉要好很多。

據其透露,目前90%的同事都選擇了一起奮戰到底,還有人自己拿出來10萬-幾十萬給自己的團隊發工資,希望可換公司期權,都看好公司愿意和公司一起走下去。

疫情沖擊下,線下的培訓機構不得繼續開班開課,線下教育不堪重負。那是否,成千上萬的教培機構紛紛轉型線上后,線上教育會迎來曙光?

但是栗浩洋指出,線上教育恐怕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雖然幾日之內,在線教育行業的用戶在以“千萬”的量級增長。但無論是猿輔導、作業幫、還是學而思網校,這些在線教育頭部企業都用了“免費策略”。

而那些沒有大量的資金參加“免費戰”的在線教育企業就更艱難。

“可以說,大多數在線教育企業,本身也都不好過。2019年,全年融資形勢就呈低迷狀態,融資事件總數也只有2018年的60%。在線教育企業們,遲遲無法逃離‘虧損困境’。”栗浩洋表示。

節衣縮食、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先活下來,成了更多中小企業在疫情下的自救之道。

“影響更多是間接、延后的,公司體量小,調整相對較快”

公司:思必馳行業:人工智能

“大公司有錢出錢,但很多技術型的中小公司,更多傾向于有力出力。”

不像BAT這樣的大公司可以拿出資金馳援疫情,作為一家專注智能語音交互技術的公司,思必馳則通過自身技術力量為疫情出力。雖然它也會在這次疫情中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和波及。

在談到疫情的影響時,思必馳方面表示,作為一家純粹的AI算法公司,業務不直接涉及太多硬件層面,疫情并不會對其營業和業務造成直接影響。

但是,由于疫情對很多線下產品的終端銷售和工廠復工帶來了大的影響,這又是思必馳部分客戶的核心業務,從而會間接影響到其業務方向。

其中,疫情可能會間接影響到的兩大業務,一是面向企業的信息化服務,包括機器人呼叫中心等;二是較為重要的針對AIoT領域的語音技術提供,包括像智家居、車載等。

“比如我們的客戶可能面臨原有產品計劃受影響、工廠暫停生產、線下銷售受到影響等,從而影響到我們間的合作。”

疫情的影響,造成了很大的社會變化,從AI行業來看,尤其讓很多廠商、用戶更關注無接觸式服務帶來的便利性。

疫情也促使思必馳的業務方向有所調整或側重——未來語音的重要性會提高,之后會加大無接觸式的人機交互服務、企業服務、智能辦公和在線教育幾個領域的投入,這些領域需求的激增,將會給智能語音產品技術需求帶來新的增長點。

據思必馳方面介紹,在這次疫情的期間,團隊在初三緊急召開項目溝通會,后續推出了好幾個針對疫情的項目,包括偏向公益項目的疫情防控AI機器人,主要協助防控一線做更好的人員篩查和訪談;針對客戶的溝通和需求,推出智能電梯的離線語音模塊等。

不過,目前疫情真正的拐點還未來到來,“我們會收到很多訴求,也在看有哪些新的產品方向有可能會是未來的一個趨勢,后續會做一些小規模的調整。當然公司整體的大方向不會變,就是針對于AIoT智能硬件和企業信息服務人機智能交互的。”

“我們受到的直接沖擊,比較快消、金融、硬件制造業等行業相對小一些,但是也有影響,影響相對會比較延后。我們現在只能針對可能會發生的風險或影響做一些預防。當然,也有利好的市場需求出現。我們公司的體量還比較小,也會盡可能及時掉頭和投入。”思必馳方面表示。

目前,這家公司位于蘇州的總部和在深圳、上海、北京的分公司均已在遵循當地復工政策和符合物業要求的情況下,完成了復工申請正式復工,當然,沒有滿足隔離需求的人員還是在家辦公。

“20號現場復工,但是很多新同學已云入職”

公司:親寶寶行業:親子育兒

與面臨運轉困難、不得不裁員的公司不同,很多互聯網公司在這次疫情中受到的沖擊相對較小,甚至還在疫情期間在線招聘、面試。

據親寶寶CEO、創始人馮培華透露,公司在家辦公時間,利用視頻面試等云技術提高面試效率,同時還有部分崗位使用了云入職,雖然24號才現場復工,但是有很多云入職的新同學已處于在家辦公的狀態。

馮培華表示,相關招聘計劃是年前就確定好的,全部是支持今年業務發展所必需的崗位。“‘黑天鵝’總會隨時出現,優先的企業善于利用這種變化快速發展,這次突如期來的疫情是“危”也有“機”,關鍵看我們怎么去應對變化。”

“親寶寶的業務主要在線上,目前業務發展良性,無論是用戶規模,還是商業化能力都在持續增長。只要物流恢復之后,就不會有太多影響,恢復常態,甚至有加速發展的可能性,這是我們繼續招聘的信心。”

據親寶寶招聘負責人透露,目前所有崗位都開啟了云面試,部分崗位接受云入職,招聘崗位從數量上來看調整不大。實習生崗位因為一些學校開學的時間一直無法確定,而一些不能云入職的崗位優先級會往后調。

當然,電話、視頻面試過程中,也有不方便的方面,比如網速限制、視頻有時候會卡;部分崗位面試流程會拉長,有些崗位線下面試,3輪面試可能小半天就聊完了,但云面試就需要反復溝通時間,周期可能會拉長到3天。“我們對部分崗位做了流程的縮減或者合并,盡量減少候選人‘車輪戰’的觀感。”上述招聘負責人表示。

在馮培華看來,復工、業務恢復情況和公司所在行業有很大關系,也和公司的管理方式有很大關系。親寶寶目前大部崗位都可以線上化和云辦公,20號起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會逐步開始恢復線下辦公,公司整體受到的影響都在控制范圍內。

“對于疫情,我主要關注每天新增病例的情況,從趨勢來看疫情的大范圍影響應該很快會過去,疫情本身對我們是短期影響。我們的“恐懼”才有可能會產生更長遠的影響,我們要對中國經濟有信心,才能以積極的心態做好企業長遠規劃。同時,也要清醒的看到疫情肯定會有實質性的影響,我們要特別注意現金流,計算清楚,量入而出,大部分公司的失敗是因為現金流出問題。”馮培華認為。

結語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

疫情之下,每一個企業家、創業者都面臨著一個非常特殊的階段。但這里,有危機也有機遇。

正如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所說,出現疫情是在階段里面打破了你熟悉的節奏,在這個階段下,企業主和創業者不要恐慌,因為所有的人都會面臨相似的問題,沒有太多的企業在這個時候可以干耗成本,在只有輸出、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支撐超過六個月以上。

“所以,大家在這里面要想辦法提高自己的心力,及時進行調整,根據你自己企業行業所有的這些特殊的情況來進行迅速地調節。”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