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頻道 互聯頻道 智能頻道 網絡 數據頻道 安全頻道 服務器頻道 存儲頻道

視頻網站廣泛試水超前點播 網劇C端導向變革或被掀起

2020-01-17 08:38:34 來源 : 證券日報

1月12日《愛情公寓5》開播,采取了VIP會員超前點播模式。次日,《將夜2》開播,同樣采取了VIP會員超前點播的模式。記者發現,騰訊視頻更新VIP特權,明確了會員的超前點播權益。

在業內看來這是一次積極的嘗試,2019年底,《慶余年》熱播將“超前點播”收費模式推到大眾視野中。爭議接踵而至,有觀眾認為,這一模式并未影響原來的進度,只不過給了大家更多選擇。也有觀眾認為,從情感上比較難接受。

“此次公布的規則平臺傾聽了用戶的聲音,對付費規則進行了優化,提前公布整個排播計劃和點播規則,讓信息更加透明化,保證了用戶的知情權。”在業內分析師看來,超前點播可以多方面促進行業積極發展,“一方面,在不影響原先放映進度的前提下,給用戶更多選擇,同時豐富了視頻平臺的收入來源,使得平臺更好的反哺內容;另一方面,電視劇原本是播出平臺買單,觀眾喜好對于制片方收入而言影響不大,如果超前點播成為大趨勢,或掀起網劇C端導向變革。”

嚴防盜版

根據騰訊視頻官網會員特權頁所顯示的內容,“超前點播權”是為了滿足廣大VIP會員的超前觀看需求,于2020年正式升級的面向VIP會員提供的付費超前點播服務。在保證普通用戶和VIP會員原本內容更新節奏不變的前提下,針對標示“超前點播”標簽的內容提供該服務。VIP會員可以根據自身需求,按照3元/集逐集按順序付費解鎖,觀看更多視頻內容。

這也意味著,“超前點播”模式正在逐步推廣開來。事實上,如何在保障內容品質的前提下,敦促服務與收入多元化是視頻行業面臨的現實問題。

而此前《慶余年》點播付費的動作,在業內人眼中也成為新的嘗試,《慶余年》并非唯一一部試水者,《陳情令》、《明月照我心》、《沒有秘密的你》和《從前有座靈劍山》也都曾采用這種運營方式。

“超前點播模式是平臺根據用戶多元化需求而推出的差異化服務,是一種用戶可以自由選擇的自主行為,不存在強制消費,也并未對現有的會員權益以及更新節奏造成影響。”上述分析師認為。

根據以往經驗教訓,超前點播的現實問題在于防盜版。一旦可以選擇提前觀看,總有人通過錄屏等方式將電視劇拷貝出來,在各種渠道中散播盜版,這直接影響到劇集的會員轉化和收視率。《慶余年》就是典型的例子,在播放中后期,網絡上流傳的盜版全集僅賣3元,侵權行為格外猖獗。

對于這種擔憂,從VIP會員內容特權頁的介紹來看,為了保護正版內容的安全,超前點播劇集采用了DRM數字版權管理技術進行加密。投屏和緩存、截屏錄屏等部分功能將受到限制,加密視頻僅支持在DRM授權的設備/軟件上播放,第三方投屏設備無法解析。

正向循環

另一方面,視頻行業因持續虧損而面臨的巨大壓力,平臺需要不斷探索,以尋求利于全行業產業鏈發展的商業模式。

中信證券傳媒行業首席分析師肖儼衍表示,在美國,以HBO為首的premium電視網,其核心高級就高級在用戶不僅僅要為服務付費,還要為高級內容溢價付費。在中國電視歷史上,付費頻道從未成為氣候,用戶只會為服務(有線網絡)買單。

他認為,平臺和用戶之間要嘗試建立共贏關系,產業才能持久。目前國內視頻行業會員費15元/月,幾乎是最廉價的娛樂方式,低價的后果是平臺持續虧損,“要知道,《陳情令》、《慶余年》這些劇,即使是額外付費,大概率也是收不回成本的,從這一點看,用戶和媒體也需要一定包容性。”

顯然,現在的VIP會員費與國際水準相差甚遠。例如,Netflix本土會員費13美元/月(折合人民幣約91元),即使在墨西哥也有7.86美元/月(折合人民幣約55元)。從全球視野來看,中國的視頻網站會員費是最低的,而視頻平臺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廣告和會員費,如何合理的增加收入是眼下面臨的問題。

“視頻網站持續虧損已是業內共識,如果要保證持續輸出精品內容,投入成本就很難降低,”上述分析師指出,只有改善平臺的虧損情況,國產電視劇才能更多制作空間,最終是觀眾、平臺、制片多方受益。

C端導向

從傳統意義上說,影視分為電影和電視。不置可否的是,近年來中國電影(600977,股吧)產業進步飛速,已經增長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內容產品也可圈可點,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國產電視劇行業并不出彩。而電影和電視劇的最大區別是,電影面向C端(觀眾),而電視劇面向B端(視頻平臺和衛視)。

這就意味著,影視劇片方在制作過程中更多的考慮平臺的喜好,從而忽視了市場的需要。

“很多片方的內容有平臺深度參與其中,比如一部影視劇火了,平臺在采購時會更傾向于同類影片,因此制片方會緊跟著出同款內容。所以國內經常會出現,一部電影火了之后全是同類影片的奇觀。”一位不愿具名的制片人告訴《證券日報》記者。

實際上,電視劇行業內部也多次探討,如何做到C端驅使內容。超前點播讓上述制片人看到了新希望。“并不是每部電視劇都有人買單,如果內容乏善可陳,自然沒有觀眾愿意為其買單,而越受市場歡迎的作品收入越高,這將是正向反饋。一旦超前點播成為常態,相當于把作品的定價交到觀眾手中,不排除未來會改變平臺與片方現有的合作模式。”

該制片人表示:“這很有可能會是分賬制度的基礎,試想一下,如果我們有一部作品,視頻網站來承擔基礎成本,利潤絕大多數來自觀眾的購買行為。那么,愿意付費的觀眾越多片方收益就越大。這意味著片方要去研究觀眾的口味,而優質內容獲得高額收益也在情理之中。”

經過《陳情令》《慶余年》的前期嘗試,為影視劇面向觀眾端奠定基礎。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師認為:“如今平臺的收入來源比較單一,靠廣告和會員費已經難以維持高速增長,必須發掘新的增長點,提高會員費用或超前點播模式都是很好的選擇。”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