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頻道 互聯頻道 智能頻道 網絡 數據頻道 安全頻道 服務器頻道 存儲頻道

“不會為社交而社交” App如雨后春筍

2020-01-08 09:33:14 來源 : 北京商報

2020年第一周,阿里旗下唱歌彈幕App“鯨鳴”和圖片分享App“圖釘”相繼浮出水面。此前,彈唱App“唱鴨”、漢服類App“古桃”也已低調更新數月。有觀點認為阿里推新的社交意圖明顯,阿里方面卻強調只是在為用戶提供價值,不會為社交而社交。在產品迭代階段,很難定義產品定位,但可以肯定的是,新產品不再以卡位為導向。這是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的想法,也是市場競爭的結果,騰訊、網易的推新思路如出一轍。

微信截圖_20200106172548

不為社交而社交

在電商之外的領域,阿里不斷推出新產品。最近成為業界焦點的就有“鯨鳴”“圖釘”,加上彈唱類App “唱鴨”、漢服App“古桃”、校園類產品“Real如我”,阿里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里,已經有5款產品被曝光。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除了“Real如我”,上述產品都隸屬于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這也得到了阿里方面的證實。

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詳細介紹了新產品:“‘唱鴨’‘鯨鳴’聚焦音樂領域,分別主打彈唱與語音彈幕的特色功能,‘古桃’主要針對漢服愛好者群體,‘圖釘’提供圖片情緒分享功能。幾款產品分別屬于不同的內容消費賽道,都著力于為用戶提供新功能新體驗。比如‘唱鴨’就是以彈唱功能入手,創造‘玩音樂’的新模式,伴隨著大量優質UGC內容的出現,我們看到了一個音樂社區的雛形。”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阿里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是搶社交機會。“比如‘唱鴨’首頁的‘找人唱’‘有××人最近唱過這首歌’是明顯的社交功能,‘古桃’的社區風格也很突出”,智察分析師劉大偉說。

在部分用戶眼中,“鯨鳴”較同類產品的社交屬性也更強。唱吧重度用戶徐維康(化名)體驗“鯨鳴”后反饋:“‘唱吧’能讓我完整唱完一首歌,‘鯨鳴’更像玩票。我個人偏向能好好唱好一首歌的產品,如果要分享,只要能分享到微信或微博就行。”

也有用戶為“鯨鳴”著迷,“‘鯨鳴’有魔性,一刷就停不下來,語音彈幕好像朋友們聚在一起K歌,我喜歡這種氛圍”,用戶韋鈺潔(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對于社交定位,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相關人士并不完全認同,該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我們更在意產品可以為用戶提供哪些獨特的價值,不會為了社交而做社交產品。人與人之間關系的沉淀,更像是產品發展過程中的一個自然結果”。

微信截圖_20200106172259

需求為主卡位為輔

阿里的邏輯體現了互聯網企業對產品新的思考:以需求為主還是以卡位為主。

比達分析師李錦清認為,“看似頭部互聯網企業都在做社交嘗試,但是這一次跟2011年前后的那次社交爭奪并不一樣,最主要的變化就是產品邏輯”。

2011年盛大推出“有你”,2013年阿里和網易分別上線 “來往”和“易信”,產品均定位于即時通訊,目的簡單直接,就是要在社交戰場立足。

2013年后成功的社交或社區產品陌陌、抖音、B站、小紅書卻很難定義產品屬性,陌陌是直播+社交,抖音是短視頻+社交,B站是視頻+社交,小紅書是電商+社交。再觀察微信,有了公眾號、小程序等功能后,現在也很難說它只是一款移動社交App。

“之前提起社交,大家都扎堆做通訊App,現在會先圍繞用戶需求做內容,用內容把社交帶出來。新思路下的產品用戶黏性更高,想象空間更大,核心競爭力也更強”,李錦清說。

事實上,這就跟“打敗微信的,不可能是另一個微信”的邏輯一樣。騰訊、網易近期上線的新產品也是這般打算。

除了思路變化,這波新產品PK還有另一個特點:各大平臺親自上陣。 在業內人士看來,“投資和自己做肯定都要嘗試,二者也并不沖突。頭部互聯網公司對目前第一梯隊的文娛類產品,基本已經完成資本布局。但無論是出于鍛煉團隊還是避免被動的考慮,自己做都好處更多”。

對于推新的具體流程以及如何判斷新產品表現,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用戶數據表現是判斷新產品的重要指標,但不是唯一指標。我們不會給新產品制定KPI(績效),會使用OKR(目標與關鍵成果法)和PDCA(計劃、執行、檢查、處理循環)的手段來對新產品進行過程管理。新產品也沒有統一的孵化時間,創新業務的目標并非僅打造單點創新產品,而是要開創一套持續在阿里內部加速孵化創新產品的能力和體系”。

談及在創新業務事業群內部什么樣的產品才能獲得上線資格,該人士表示,“產品是否具備足夠的用戶價值是唯一的判斷標準”。

從更新次數可以看出,拿到上線資格的產品正在通過不斷升級尋找產品與需求的最優解。

根據蘋果應用商店信息,“唱鴨”于2019年5月上線,至今升級24次;“鯨鳴”上線于2019年6月,已完成24次升級;“古桃”同樣在2019年6月推出,截至目前升級13次;“Real如我”上線近一年來,已經升級24次。

不再遮掩更加開放

除了自我改良,新產品還在不遺余力地營銷。北京商報記者發現,目前“鯨鳴”不光有獨立App,還開設了官方微博、微信公眾號、官方QQ群及微信客服,“唱鴨”App開設了官方微博、微信小程序、微信公眾號,“古桃”App在微博和微信公眾號上也有自己的陣地。

這種努力已見成效,以蘋果應用商店排名為例,第三方七麥數據從2019年8月開始起,公布“鯨鳴”在免費音樂榜上的排名,名次從一開始的230名穩步上升至發稿前的47名。從2019年8月至今,“唱鴨” 在免費音樂榜上的排名較為穩定,幾乎都在前十名。“古桃”自上線后,一度數月在免費社交榜位于千位以下,在2019年11月下旬,“古桃”名次躥升,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排在461位。

也有不慌不忙保持神秘的產品,“Real如我”自2019年9月被媒體曝光后,排名一路下滑,但一直在內測中,用戶需要有邀請碼才能體驗。

相比之下,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下的4款App更開放,沒有采用邀請制,一開始就面向所有用戶開放。對于這種差異性,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相關人士解釋,“目前我們的多個新產品都處于初創階段,產品面對用戶是開放的,希望通過快速試錯來印證用戶價值,繼而打造出更多滿足需求、創造需求的產品”。

“在重組了創新業務事業群之后,阿里推新變得更有章可循了,或者說看起來更集中更積極了”,李錦清說。

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在2019年6月重組后,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創新業務事業群是阿里內部賽馬的試驗場”。近期,此前隸屬于該事業群的天貓精靈升級為事業部,這被認為是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第一個成功孵化的項目。

記者 魏蔚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