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頻道 互聯頻道 智能頻道 網絡 數據頻道 安全頻道 服務器頻道 存儲頻道

聯想集團“常掌柜”宣布離職 聯想手機再難登高峰

2020-01-02 08:40:55 來源 : 國際金融報

12月31日早間,聯想集團副總裁、中國區移動業務負責人常程宣布離職。他在個人微博中回顧過去19年在聯想的工作經歷稱:“19年成長在聯想,感悟、感謝、感恩”。

對于常程離職的原因,聯想集團方面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常程長期奮斗在競爭激烈的手機一線,承受了巨大的業務壓力,家庭聚少離多,基于個人身體健康和希望更多精力照顧家庭的原因,近期提出離職。

常程外號“常掌柜”,在移動終端行業有多年的經驗,在其負責聯想中國區移動業務一年多內,憑借性價比路線和“碰瓷”營銷,聯想手機曾多次引發熱議,但最終常程并沒能成功帶領聯想手機重回巔峰。如今隨著他的離職,聯想手機未來發展顯得更加撲朔迷離。

1

手機業務四年五帥

常程是技術出身,先后主導聯想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及智能手機的研發,孵化過的手機產品包括聯想K900、ZUK系列以及最近兩年的聯想Z5和Z6系列手機。

雖然在聯想集團就職多年,但其負責中國區移動業務僅有一年半時間。在此之前,聯想手機業務已多次換帥。

2010年-2014年間,在安卓紅利和運營商補貼之下,“中華酷聯”(中興、華為、酷派、聯想)崛起,其中,聯想在2014年達到巔峰,不僅成功收購摩托羅拉,市場份額也在中國智能手機廠商中順利登頂。

然而,隨著運營商補貼改革,“中華酷聯”逐漸瓦解,其中聯想機海戰術失誤,摩托羅拉也對其業績造成拖累。

2015年6月,聯想手機業務首次換帥,劉軍卸任了聯想執行副總裁、移動業務集團總裁及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的職務,由陳旭東接任。

陳旭東“閃電”接任劉軍之后,重新梳理了聯想手機產品線,試圖通過Moto、ZUK和樂檬三個品牌來覆蓋高中低端三個價位的市場,但并沒有改變聯想手機市場占有率持續下滑的頹勢。

2016年11月,聯想手機業務再度換帥,由原負責人力資源的喬健接替陳旭東,領導移動中國業務,但在其掌舵期間,聯想手機經歷了人事震蕩,銷量下滑的勢頭也沒有擋住,甚至跌出了國內前十。

2018年5月8日,聯想將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集團與移動業務集團合并,成立全新的智能設備業務集團。曾帶領ZUK品牌與小米等品牌貼身互搏的常程接替喬健,成為聯想中國區移動業務負責人。

但是,在智能手機市場爆發的那幾年,聯想手機在數次換帥中已早已失去了先機。在常程的帶領下,聯想雖相繼推出Z5、Z6系列手機,也曾一度吸引市場眼球,但在全球智能手機下滑的大潮下,頭部廠商競爭白熱化,聯想等手機的生存空間進一步被擠壓。

據了解,常程離開后,其工作將由聯想集團副總裁、聯想移動亞太新興市場負責人趙允明代管,聯想移動中國區營銷負責人陳勁將協助趙允明共同推進中國區移動業務的發展。

趙允明于2019年加入聯想,此前曾在英特爾有過20多年的工作經歷,離開英特爾后在華碩有過短暫的任職。陳勁是聯想手機“老兵”,曾在美圖和糖果手機任職,今年剛回歸聯想。不過,有業內人士表示,聯想手機在中國市場錯失的機會太多,對這兩位搭檔不看好。

2

聯想手機再難登高峰

事實上,常程的離職在過去一段時間已有跡可循。

2018年6月,聯想手機正式宣布重新出發,定位“良心優品,國民手機”。當時,聯想手機在營銷上大下功夫,除了簽下當紅明星朱一龍之外,常程本人也在多個場合通過“碰瓷”友商給聯想手機造勢。

在2018年下半年,聯想手機開了多場發布會,推出多款手機,主打性價比。在當年10月的發布會上,聯想在小米和榮耀之后推出了市面上第三款滑蓋全面屏手機。當時,常程信心滿滿地對外闡述了聯想手機的三個戰略:讓中國用戶認為千元機聯想是唯一的選擇、強勢回歸印度市場、未來在2000元市場打敗小米和榮耀。

聯想手機的性價比路線也一度獲得了業內和市場的認可,多位手機行業專家曾向記者表示,聯想手機通過性價比快速占領市場份額的路線有一定可行性。在2018年雙十一,聯想手機取得了京東銷售額與出貨量同比增長第一的好成績。

但到了今年,聯想手機的聲勢明顯弱了下來。在今年4月的聯想Z6 Pro發布會上,針對2019年手機業務的銷售目標,常程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回應稱,今年對聯想手機來說還是建設能力。過去幾年,聯想手機業務在很多方面能力不全,今年回歸到中國區,最重要的是借助PC、整個集團的能力,把手機業務的能力重新發揮出來,今年賣多少臺、發布幾款機器不重要。

2019年對手機行業來說是狂風暴雨的一年,除了華為,頭部廠商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壓力,對聯想來說,性價比路線上的競爭對手幾乎多了一倍。2018年,聯想將小米和榮耀視為競爭對手,但2019年,小米獨立出了Redmi,vivo成立了子品牌iQOO,OPPO在印度的品牌Realme也回歸中國市場。

過去一年,頭部廠商通過“大集團+副牌”的打法,在渠道、價格上對二三線品牌持續施壓,而聯想手機在過去一年,無論是在印度市場發布新機,還是其5G表現,所獲得的市場關注相比去年都小了不少。

隨著常程的離職,關于聯想是否有必要砍掉移動業務的聲音再次出現。趙允明今日在公開信中表示,新一代5G旗艦產品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當中。

但從市場表現來看,聯想手機2020年依靠5G手機翻身的可能性并不大。在價格方面,頭部廠商顯然更具實力與底氣,過去一個月,榮耀、小米、vivo等品牌相繼推出5G手機,將5G手機的價格從3000元檔一路下探至2000元檔。

通信行業專家劉啟誠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聯想在移動終端方面落后的不是一星半點,去年宣布回歸,與“華米OV”搶占市場已經非常艱難,今年中國手機市場競爭激烈,聯想在產品、價格、渠道的競爭上不具優勢,再加上人事經常變動,雖然楊元慶(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很希望把手機業務做起來,但有殺伐之心卻已無回天之力。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